在用我餘光觀察大兒子的時候,我並沒忘記四歲的小Franco,甚至小Franco完全沒有反應的反應,這比大兒子的貼心懂事的反應更讓我震驚。我從默默流淚變成小聲的撮泣,到大兒子大動作的跑去拿枕頭棉被給我,小Franco反應,不能只用莫不關心來形容,是無視!!完全無視!! 好像我這個人不存在一樣的,這點讓我很疑惑,小Franco雖然有時看來有自閉的傾向,不過我可以肯定的是,他絕不是自閉兒,因為當他感受到你的愛的時候,他會不由自主的去關心擁抱愛他的人們。他會自己突發奇想的做一些和別人不同的表達方式和你互動,最奇特的就是你叫他親你臉頰一下,他不乖乖的親,他學小狗,用他的舌頭舔你的臉頰,看到你驚奇的臉,他會露出狡黠笑容再一下舔你的臉頰,你真的會被他愛你的表現迷住。但為什麼這次看到我哭是這樣連頭也不抬的反應,這讓我很是疑惑。

        到了晚上要睡覺的時候,小Franco總要按照慣例在睡前和我們玩一會兒,還要向我討一顆巧克力糖,感覺到我們有愛他,才肯開心滿足的回他的房間睡覺。當晚他又上來我的房間,按慣例我和小Franco嘻嘻哈哈笑閙玩了一會兒,小Franco向我討一顆巧克力糖吃。我看他滿臉幸福的樣子,我趁此機會問他:「你今天有沒有看到媽媽在哭?」 小Franco回避我的眼神小聲的說:「有~」 我又問:「那你有沒有看到哥哥叫媽媽不要哭?」小Franco這次大聲一點了:「有~」我馬上接著問:「那你怎麼沒有叫媽媽不要哭呢?」小Franco扭捏了起來,久久沒有回答。我看他很為難的樣子,就和他說:「下次媽媽哭的時候,你可不可以叫媽媽不要哭?」兒子馬上很愉快的大聲答好,並且幸福地享受他最愛的巧克力。

       小Franco他不一般的反應和表現,加上他有一個特別貼心的哥哥的對照之下,小Franco的反應很可能會被解讀為冷血自閉,甚至是有問題的孩子。在我看來,並不是如此,小Franco有敏銳的觀察力,和一顆柔軟的心。只是他不常用言語去表達和溝通。在Lee Carroll and Jan Tober 「靛藍心靈兒童們的關心教養」這本書中,寫了一段「靛藍兒童」與「水晶兒童」的比較。 「水晶兒童」較有更多勇氣和天賜之福。當然,他們偶而也有鬧脾氣的時候,但是他們比較容易寬恕與接納他人。這代的「水晶兒童」具有「靛藍兒童」那份開拓性的優勢。首先,「靛藍兒童」大刀闊斧地鏟除所有的不完善,緊接著「水晶兒童」整頓這個世界,然後進入祥和。

「靛藍兒童」,他們有些特性與「水晶兒童」相同。他們都是高靈性、會通靈及有重要的生存目的。他們最大的差異在於性格,「靛藍兒童」有著武士的精神,因為他們共同的目的是要廢除無用的舊制度,而他們主要的目標是要鏟除不完善的政治、教育、法律的制度。為了完成這個目的,他們需要更多堅定的勇氣和熱情。一些固執、守舊、勢利的大人們可能比較容易誤解「靛藍兒童」。因為這群孩子們通常受到心理醫生的診斷,而被認定是“注意力缺失過動症(ADHD, Attention Deficit with Hyperactivity Disorder)”、或“注意力缺失症(ADD, Attention Deficit Disorder)”。可悲的是,當他們開始接受治療後,「靛藍兒童」便失去原本那份美好靈性的天賦,以及武士精神。所以我惶恐的是:我學習到的陳舊系統扼殺我們的天才小孩,(我指的不是世俗的IQ),很多靛藍兒童更容易被當成問題兒童。

      我其實儘可能避免給孩子貼上什麼什麼小孩標簽,不想讓這些現象變的好像神話。但我相信這一世代的很多孩子都是水晶小孩。看著他們清澈的大眼睛,永遠給我帶來無限的希望,他們有構建人間天堂能力,他們帶著讓世界更好的使命。他們是我們的天使,給大人帶來明確的方向,一個較為安全的未來。我們的孩子有如靈性導師,教導我們在世間發揮無限的慈愛。

    全站熱搜

    Viv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