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時候在我們三個兄弟姐妹中我和爸爸一直是互動比較好的,小時候爸爸講故事給我們聽,我聽得最津津有味,明明故事已經講完了,我還會問後來呢?後來怎麼了? 或是和爸爸討論故事情節。我愛聽爸爸講故事,常常央求爸爸再講一個,對故事的需求永遠不滿足。其實我一直是一個愛講話的人,我常常把我發生的事像講故事那樣講我給我身邊的人聽所以到了我大一些了開始能講故事的時候,只要我一有新的所見所聞我就會急著和爸爸分享,非常懷念那段期間,那是我和爸爸關系互動最好的日子。

       不過大約在國中那時開始 我突然間出現了口吃的毛病,,為什麼說是突然間染上了的毛病呢?因為我小時候並沒有這個毛病。就在不知那一天開始,我和我爸爸敘述事情就口吃,我的口吃不是結結巴巴那種,我的口吃是比較像口急,講的很急又很喘,一直在趕進度那樣,偶而還有一兩個字卡住,吃螺絲,在一個句子接另一個句子前,都一定要加然後、所以、後來這三個詞,不然就沒辦法講下去,一開始是只有和我爸爸講話特別會口吃,後來就愈來愈嚴重只要我想敘述一件事情就口吃。你可以想像像這樣的講話品質,真的沒人想聽。我不知道我的爸爸發現我這毛病有多久了,但我想他肯定很受不了我口吃的毛病,因為我很愛和他分享我的所有所見所聞,但是講的又不好聽,又愛講,對爸爸來說肯定是一件痛苦的事。而且看著自己女兒講話語無倫次的也會心痛吧。小時後我一直記得爸爸是個修養很好的人,他對誰都很和善,看到人馬上就會把笑容掛在臉上,常常帶給別人溫暖。對我們小孩子爸爸也表現出耐心,比如說我口吃這件事好了,爸爸一開始還是會表現出想聽的意願。發現我一口吃,爸爸會一直提醒我,講慢一點,講慢一點。一提醒我要講慢一點,對我來說就是提醒我,我講的很差,這樣我就愈緊張。慢慢的,說到後來爸爸的臉就出現不耐的神色,我發現了爸爸臉上的不耐,就愈急著把這件事講完,惡性循環,最後的結果就是我草草把故事結束,爸爸也沒聽懂我想講什麼。我完全沒辦法把這毛病改掉,愈加的嚴重了。

      這樣口吃了一段時間,大約是五專二年級,我買了一本趙淑俠女士著寫的一本傳記小說 賽金花(現在絕版了,分成上下兩冊,我有把那本書從台灣帶到阿根廷,現在那本書應該流落在烏拉圭的娘家)。我要感謝這本書,因為這本書間接治好了我的口吃。賽金花是一個真實的人物,她曾經三度嫁作人婦。十六歲妓女從良嫁給狀元,又跟著外出德國做了尊貴的公使夫人出使歐洲四國,狀元死後被夫家趕出,重操舊業又成了妓女,以妓女的卑微身分還在八國聯軍入侵北京後,起到了勸說聯軍統帥,保護北京市民的作用,賽金花的晚年貧困潦倒,她的一生非常傳奇。我看到這本書時當時只有十七歲,我同情賽金花,我對人生命運很多不公平的安排,因為了不能理解,所以不能接受。但又很震憾。其實我很迷惑而且我對悲慘命運一直有莫明的恐懼。我一直認為我的爸爸非常的有智慧,所以我想把她的故事大略講給我的父親明白,我想從爸爸那裡找到一些人生的答案。這本書作者掌握豐富的中外文資料,以清末名女人賽金花傳奇性的一生為經,當時社會形態和八國聯軍侵華事件為緯,從人性及女性的共同感應做出發點,撰寫成這部小說。故事發展枝節很多,但作者交待的很完整,我看的很明白。但是我說的不清不楚,滴滴答答的,我好像說了十五分鐘,爸爸邊聽一邊拿起紙筆好像在作筆記,沒等我把故事說完,爸爸把他做的筆記交給我,內容如下:

因為:    賽金花  

所以:   ............

然後:    賽金花 

後來:    聽不懂

當下我對賽金花故事的同情、震憾、恐懼等情緒通通沒有了,我只覺的好尷尬。我夾著尾巴就走了,一點也不想再講那些故事

      這件事以後在外面說話的時候我只要一用到然後、後來、所以這几個字,我的腦子就會出現紅燈,我就會告訴我自己這几個字不要用,還有我要放慢速度。之後我有時說話會慢的像鄧惠文醫師那樣,後來口吃就漸漸好了。我現在回想起來,我從那時候開始就不太有意願和爸爸講故事了,我和爸爸也好像從那時開始愈來愈沒有話說。我不知道爸爸的感覺是什麼,但我是一個須要很多言語或文字交流的人,不藉著這些我感覺自己很孤單。

      雖然我喜歡聽故事和講故事,但我小時侯常常都沒辦法聽懂別人說的話,在和別人對話的時侯常常要 別人一而再,再而三的重覆剛才所說的話。搞到最後沒有人要重講,就讓我聽不懂吧,因為太煩了。我的心理很受傷,覺的為什麼什麼事我爸媽都不和我說,只和姐姐說,我再問,他們的臉上明顯的擺出不耐煩,打發我說:「沒說什麼!」在我的感覺就是,故意不講給我聽。我的父母一度認為可能是我耳朵出了毛病 。但是這又不是個常態,有時候我又什麼都聽得到,聽得懂。所以他們又認為是我注意力不集中,是個迷糊的孩子。其他的親友大概覺得就是比較笨,反應比較慢的小孩吧! 最後是我的小阿姨和父母說,要帶這個孩子去看看醫生,檢查看看是不是傻的。好像是小學一年級,我媽有一天叫我不用去上課說要帶我去醫院,我覺的很奇怪,又沒流鼻涕,也不喉嚨痛,為什麼要去醫院。但我已做好要被打針吃藥的心理準備。應該是預約的,沒有其他的病人,不像以前感冒去醫院,一有流感,看醫生都要排隊,會有好多小朋友。這次看醫生的經歷令我印像很深的事還有:醫生不但沒給打針吃藥,而且我當時很喜歡這個醫生,因為醫生叔叔一直和我單獨親切的聊天,我受寵若驚。聊完了,我媽進來了,和醫生對話,我只記得我媽說了什麼啊就沒傻呀~之類的其他我就不記得有講了什麼。其實我一直到好大都不知道那次是被帶去檢查是不是傻的。是到了前几年,我媽有一次突然說,我小時候浪費了她很多錢,還帶去檢查傻不傻?。我才想起小時候有次去看醫生,有個醫生和我聊天聊好久,肯定就是那一次。媽媽還好驚訝小時迷迷糊糊的我居然有印象。爸媽想如果不是傻的,那就是耳朵有毛病,就到處帶我去看耳科,小學三年級給我訂做了一個助聽器。助聽器其實就是擴音器,可以放在耳朵上。是可以把聲音變大,可是聽得懂的還是聽得懂,聽不懂的也還是聽不懂。而且我帶了覺的很醜,同學又會問,又沒什麼用,我就把很貴的助聽器送給我真正有重聽的外公。所以被我媽說我浪費了她好多錢。 因為這個耳朵有時能用有時不能用,我變的很愛看書,還有看電視,感謝台灣為了推廣漢字教育,什麼節目都有字幕。到今天,只要沒有字幕的節目我就沒辦法看,聽不懂。

      反正我在小四以前是一個迷糊的笨孩子,手腳也不靈活,常打破東西,話又聽不懂,功課也很差。不過小四以後我的功課就慢慢變好了,一班有五十個人我總會排在前十五名,對於曾被認為是傻瓜的我這樣的成積算是可以了。我從小喜歡畫畫,作文,小五的時候第一次老師派我代表班上參加作文比賽,那次給我很大的鼓勵,因為一直在內心深處的我極度自卑,我一直覺得自己有問題,為什麼有時候很笨。雖然我表現出來的好像都很自信的樣子。因為聽力的問題,再之後我學任何東西,大多是自學,看書學,比如數學就看參考書等等。學習的速度不是很快,但我總能夠學習到一個差不多的程度。一開始學的不錯的時候,我會驚訝,我自己居然學的會,我不是笨笨的嗎!? 在一年前我和一個從事幼教工作做過幼稚園 園長的網友聊天,提到我小時候的諸多怪行為,這個網友和我說我小時候的毛病可能是感覺統合失調,他說這毛病多運動慢慢會好的,好了就好了,好了的小孩就不會有什麼大問題,好了大人就認為你是晚開智慧。我上網仔細的查看了相關報導,我在想是不是耳朵沒毛病,智力也沒毛病就是感覺統合出了毛病,負責統合各種感覺的腦幹部位出現「塞車」,無法對外來事物作適當反應。所以我有時聽得到聲音,可是聽不懂,但又覺的自己是那出了毛病為什麼聽不懂!? 對的,一定是這樣,我終於找到了為什麼我會笨笨的的原因了。

       自從我找到我為什麼會笨笨的原因,我就開始思考很多事,比如為什麼我會曾經口吃,還有為什麼和爸爸敘述事情會口吃這件事。我們全家移民到阿根廷居住,之後我的爸媽轉移民到烏拉圭,我其實一個人留在阿根廷生活,後來也結婚生子,也有了自己的事業。這些年我和爸爸己經離那段我們父女可以說天說地的日子很遠了。爸爸帶著他的理想努力的生活,非常的忙碌。我這些年的變化爸爸有些來不及參與,有一次爸爸一個友人的小孩要結婚,需要婚禮主持人,他們請我擔任主持。其實我之前己被聘請主持過多場婚禮,不是幫忙的,要付錢給我的。但爸爸在烏拉圭聽到消息十分不以為然,覺得我講話滴滴答答然後所以的,怎麼友人的小孩不請一些穩重的長輩主持!?是找我去當小丑嗎!? 後來因為我主持的口碑不錯,又陸陸續續的主持了多場爸爸朋友的小孩的婚禮,但爸爸在烏拉圭,都不曾參加我主持的婚禮。直到有一次爸爸剛好來阿根廷也被邀參加剛好是我主持的婚禮。爸爸帶著狐疑心情去參加,。可能覺得我主持的不錯,臉上有光,他還上台來我們父女聯手主持了一個和新人還有伴郎和伴娘互動的小遊戲。這證明他肯定我的表現。回來的時候他輕描淡寫的說了我主持的不錯,而且老實的和我說,他本來以為我是去做小丑的 。我沒有口吃其實已經有十多年了,只是我沒口吃以後就比較少和爸爸講話,所以他的印象就是我只要我一講重要的事,還是要敘述一件事情就口吃,所以在他的感覺裡我是不能上台說話的,而惶論主持。

     就在我口吃的毛病消失十多年了以後,有一天它又像惡夢一樣回來了

      上個月我爸爸開的餐廳需要做一個網站,我們公司有做網頁的服務,當然,有做女兒可以表現的地方,我是非常樂意。儘可能幫爸爸用最少的預算做出有效的網站。在這個過程中,我和爸爸解釋了很多,如何做,為什麼要這麼做等問題,我發現爸爸並不想聽我講這些,他的臉上明顯的不耐…  到後來他直接告訴我,你做就好了,不要跟我講這些。網頁的雛型完成後。我和爸爸介紹我們網頁有什麼內容,我們要表現出的精神等因為上几次我就發現爸爸沒耐心,我這次要說快一點,我開始急了~,完蛋!!我又開始講話很急很喘,滴滴答答的…,就在我又快要開始然後、所以、後來的時候。爸爸適時的制止了,他說:「聽你講話好累。」這個感覺就和當年我講賽金花的故事,爸爸聽不懂的尷尬是一樣的。我只有沉默。

   小時後因為聽力的問題讓我變成一個邊緣人,被忽視、遺忘或漠不關心,導至我因為期望與人交流,變得很愛說話,又怕說的話沒人聽,說話又很急,最後發生了口吃。至於為什麼會口吃事件都和爸爸同時出現,因為我很愛我的爸爸,我崇拜爸爸。因為小時候不管是什麼原因造成,總之我就是一個表現不優的小孩,我渴望得到爸爸的肯定。但卻一直達不到。我心裡好像有一個小孩,永遠長不大,一直在等爸爸的肯定,而這一塊空缺好像永遠補不回來。

當我現在長大了,我以為我有能力可以為我的爸爸做一點什麼的時候,爸爸說了一句:「聽你講話好累。」馬上又把我打回原型,我又變成那個無力的小孩,行為能力又退化,所以十多年的口吃又回來了。當我想通了這一點,我想我應該可以完全克服口吃的障礙了。

 

 

 

    全站熱搜

    Viv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