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兒子Marcos四歲的時候,說的中文非常好笑,看到人會說ni~ hao~(你好)尾音都上揚,都是一聲,講中文不但怪腔怪調,而且講每一句中文都要想很久。老爸對此事感到非常擔憂,老媽則是對我直說,帶他出去非常羞恥,明明就是東方臉,但卻像是一個老外說中文。這都是因為我們工作太忙,Marcos從就給外勞--巴拉圭保姆帶,可憐的小Marcos,除了中文說不好,說的西文還是帶有鼻腔的巴拉圭腔西文…

    四歲那年的暑假,我把兩個兒子放在我烏拉圭的娘家一個月給老爸老媽帶。這實在是太神奇了,才一個月的時間,我回去接兒子的時候,Marcos講中文時的怪腔怪調沒有了,而且講中文變得非常順暢。帶回阿根廷以後,我馬上為兩個寶貝找了中文老師,每天中午放學以後,下午就去給中文老師帶。而且除了星期一到星期五早上和其他阿根廷的小朋友一樣會上當地的幼稚園,每個星期六Marcos都要去上中文學校附設的幼稚園。這樣一直持續到小學一年級…

    Marcos六歲就進小學一年級,中文學校也同步,也是小學一年級。現在的小Marcos已不可同日而語,講中文已是小事情,而且還認得很多的中文國字,注音符號那更是不用說了。他不但寫的出,而且通常很精準。而我有空的時候就會儘可能用一些Marcos認得的字造句,給Marcos來段聽寫,學習過會寫的字就寫國字,不會的就用注音符號。

    有一天我給兒子聽寫,我出題:「我是你的好朋友。」我知道這個句子裡沒有生字,讀小一的Marcos應該通通要寫國字。不過這次兒子想了一會兒才寫下:我〝四〞你的好朋友。我奇怪不會吧!是不是的〝是〞兒子明明學過的。怎麼寫錯了。我提醒兒子:「是不是的〝是〞你會呀!為什麼你寫一二三四的〝四〞?」兒子歪著頭想了一下,問我:「那你為什麼說〝四〞(ㄙ 、)?你怎麼不說〝是〞(ㄕ、)?」兒子不但把〝是〞唸得長長的,還用特別捲的捲強調〝是~〞。我呆了一下反應過來,尷尬的媽媽臉上出現三條線,我說:「〝ㄟ~」,我ㄟ~了兩三秒,正在心中盤算著要怎麼下台。真是丟臉丟臉到家了,還給人考聽寫咧~現在不知要怎麼回答兒子,我有一點腦羞成怒,我只好賴皮:「沒辦法,你媽媽台灣人,講話不會捲舌啦!」兒子瞪著大大的眼睛,呆呆的看著我。

    雖然這件事讓本人尷尬到裡子去了。不過我還是要老實說,比我當年學注音符號,兒子比較我強多了。其實一直到現在我還是ㄓㄔㄕ和ㄗㄘㄙ,ㄣ和ㄥ搞不清楚的人。我打中文字都用無蝦米,沒辦法用注音。有這種這樣國語很爛的媽媽,加上兒子從小生長在阿根廷,還給外勞--巴拉圭保姆帶大… 兒子今日的中文能學到可以給他老母(就是我)好看,嗯~ 真是個好樣的! 兒子呀~ 媽媽給你比一個讚啦!!

 

 

    全站熱搜

    Viv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