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時候,我家經營糖果餅乾批發的生意,我家是長方形,很大,一進門是店面在前面,中間部份有假山和一個池塘,我父母喜歡養錦鯉。再往裡面走,是住家,有客廳和三個房間,後面又有很大的充滿零食的倉庫,倉庫裡有一座一座糖果餅乾山,對小孩子來說,像迷宮。所以同學很愛來我家玩。 家和店面連在一起,家裡變成有一半是生意場所,家裡出出入入的人很多,店面的大門很大,而且大門一直是開著的,所以我家其實就是一個開放式的公眾場所。小強是我的同學,一直到我轉學以前,從我幼稚園一直到小學四年級我們一直是同班同學。小強也是我們的鄰居又常來玩,來找我玩,連門鈴都不用按,就可以自己走進來我家,到最後都是自由進出我家來找我玩。小強下了課常常就在我家,天天都混在一起。導致同學都笑他是我的男朋友。要知道在我們那時代的小朋友,男生一定不要和女生玩,女生一定嫌棄男生,和異性太好,是會被笑的,非常討厭。不過小強確實作了一件事,像是男朋友會作的事。

      這件事發生在我讀小一的時候,有一天我在我家,就是店面後面客廳裡的椅子上睡著了。我一邊睡,一邊覺的有奇怪的東西,像是在舔我的手…,我醒來看看四周,沒有發現任何的異狀。我又睡下,眼一瞇上,又來煩我的手了。我這次很快睜開眼,很仔細的看了四周。有看到一隻小小的狗,小小的,有黑毛加白毛的小狗。好可愛,我用手模模牠,牠又再舔舔我的手。我開心的把它抱起,帶著牠跑到前面的店面,問在看店的老爸老媽。我把狗狗給爸媽看,問為什麼有這隻狗。他們說不知道,後來又說剛才我在睡覺,小強來找過我。我在睡,他就走了。第二天到學校,小強問我有沒有看到那隻狗,我才知道是小強把狗狗放在客廳的。小小的我有莫明奇妙的感動,可能是因為那是我人生中第一次收到異性送的禮物…而且他送給我一隻狗耶,我最愛狗狗了。這件事對我影響之深遠,導致多年以後,我曾經在心理暗暗發誓,如果出現一個男生知道該送一隻狗給我作禮物,我大概就會嫁給他。感謝上帝一直到我踫到我的老公以前都沒有男生想到要送我狗。事實證明誓言是會成真的,後來我嫁的人就是長大以後第一次送狗狗給我的男生--我的老公。

        民國七十年代當時黃俊雄布袋戲瘋靡全台,其中有個知名角色,他的臉一邊黑一邊白,號稱黑白郎君。於是我把小強送我的黑白毛狗狗取名為黑白郎君。我人生中養的第一隻小狗黑白郎君養不到几天就不見了,我很沮喪,這樣珍貴的禮物,我竟然讓它不見了! 此後我總羨慕家裡有養狗的人家。但不知為何小時候媽媽不喜歡養狗,總是不讓我養,所以好几次在小學的時候我常常在上學的途中,撿路邊的野狗回來養,生米煮成熟飯,狗都帶回來了,媽媽只好妥協,讓我養了。養著養著媽媽慢慢也發現狗狗的可愛。到後來如果有朋友有狗要送人,爸爸會幫我要一隻。我檢一些狗,有些是朋友送的,到我專科的時候,媽媽已經進步到可以接受我花錢買狗,讀專一的時候到我親自去狗園去買過一隻秋田狗,記得當時花了我八千台幣。就這樣最高紀綠我們家有同時一次養到最多十一隻狗的記錄。每次到了放飯時間,一叫牠們,一個個非常熱情一湧而上...嘿嘿你們可能覺我瘋了,不過通常在放飯時候,我卻有種子孫滿堂的感覺,我感覺我威風凜凜,是一隻領袖犬。而這些小犬們個個對我俯首稱臣。不知道是因為我愛狗所以變得像狗,還是因為我像狗所以愛狗,我爸爸說我的習慣像狗,我睡覺的習慣像狗,因我喜歡蓋頭露腳。我的姐姐常常說我像狗,說我有狗的表情,連我國中最好的同學也這麼說我。我可能是受到暗示,好像被催眠那樣,我也愈來愈覺的我和狗狗有很特別的緣份,常常設身處地的為狗著想。有一次朋友閒聊說到買了狗食,狗狗不愛吃,愛吃煮給人吃的東西。我直覺回答:「那當然!我也不吃想狗食...」話講一半,我自己卻笑了起來,我又不是狗,怎麼這麼回答。但這還不是最離譜的,最離譜的是我生老二以前曾經做了一個夢,夢到我懷孕了,也生了,生出了一隻小白狗,一出生就會跑了呢~~後來我生了老二FRANCO,他--剛好屬狗的。

      前兩天,兩個兒子一起洗澡,MARCOS沒穿衣服全身溼搭搭跑出來找拉拉(我們的新成員--兩個多月大的拉不拉多犬)的浴巾。接著FRANCO也沒穿衣服全身溼搭搭跑出來,最後拉拉也沒穿衣服全身溼搭搭跑出來,還一邊甩動全身,抖落一地溼搭搭。我問兒子:「拉拉怎麼全身溼搭搭,你幫拉拉洗澡嗎?」兒子說:「我們一起洗澡。」我的天哪,兩個兒子比我還高明了和狗變成好兄弟啦~每天和拉拉跑來跑去,大喊大叫就算了。大兒子還常常來和我們告狀說弟弟FRANCO又和拉拉吵架了!還說他們兩個一直吵架!?那家的小孩會和狗吵架的,我想我的孩子們和我一樣和狗也有特別的緣份吧!

    全站熱搜

    Viv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