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婚前和我媽關係並不像現在這麼合諧,原因可能是因為我媽管太多,也可能是我不受教在我很年輕的時候我常覺得我媽管太多,其實連我媽的朋友都看不下去,我媽的朋友就安慰我說:「你要快點結婚,其實你媽管得多,也有好處,將來你嫁人了,就會覺的很舒服。」我媽朋友表示,她自己是一個相反的例子,她說她的媽媽的家庭教育是比較放任的,所以她對婚後有先生有公婆的台灣傳統家庭感到很多的束縛,甚至讓她非常的痛苦。我當時聽到她這些話,只覺得她安慰人的方法好特別。我當時並沒有男朋友,也沒有想過結婚的問題,所以完全想像不到婚後的生活,完全沒有辦法理解她的想法。後來事實證明她說的話也許不適用於別人。但在我身上確實印證了些許道理。

       如果人這一生要被管多少,是有一定的額度的話。那我被管的額應該在我婚前就被我媽快用完了。

    我婚後的生活,因為我老公對我的意願一直很尊重,不太干涉我個人的想法和作法。這點是我婚姻生活一直比較滿意的地方。我的婆婆是上海人,我不知道是不是大部份的上海女人都這樣,比較懂得生活,如果經濟許可的話,今天有飯局,明天有牌局,生活多彩多姿,社交生活比我活耀多了。想孫子的時候會打個電話和小孫子們說說話。從生老大我就一直請保姆住在我家幫帶小孩以及整理家務。如果保姆休假,而我的工作真的安排不過來的時候,婆婆會幫我帶一下小孩,但工作完畢,婆婆會要求我們儘快把小孩帶走。我婆婆雖然不太幫我們,可是她什麼都不過問,其實我很滿意樣的婆媳關係。一來我很不喜歡有人干涉我的生活,二來其實我自己對親人的幫助,不管是婆婆還是媽媽,其實心理負擔也頗大。所以有這樣不像一般台灣傳統的婆婆,對我來說是一件幸運的事。

    其實我媽是個太好的媽媽,太有責任感的人,這樣的人什麼事都會落在她頭上。舉例來說,我和我姐姐兩個每個人都生了兩胎。兩胎就是四個月子。我們都有婆婆,但是四個月子都是我媽媽幫我們做的。她担心我們月子做不好,將來沒有體力打拼以致沒有能力經營好家庭和事業。所以出錢又出力幫我和姐姐兩個做月子。

      她真的是好媽媽,大概很難找到像我媽媽這麼擔心我們的人。她這一生為她的原生家庭付出很多,也為她自己的家庭和孩子們付出太多,太辛苦。所以她怕我們生太多,會和她一樣很辛苦。我懷胎整整九個月,我媽一直不停打電話叮嚀叫我生完要結紮。說養孩子很辛苦,叫我結紮,說到我都不想講電話了。後來我並沒去結紮,就因為我沒結紮,所以她現在只要看到我的兩個兒子就再一次的耳提面命,說有兩個就好,不要再生了。她明知我羡慕別人有女兒比較貼心,故意切中我的要害老對我說:「不要以為生女兒就會比較有伴,妳看我生了妳和妳姐兩個,妳們一個個嫁了,不在我身邊。還好有妳弟。所以妳有兩個兒子就好了,不要再生了。」說的我啞口無言。但是我和老姐每次聽到她這樣不厭其煩的規勸我們不要再生了,還是覺得媽媽好誇張,好像我們很會生,生了很多會危害社會似的…真是!不就才生了兩個嘛!

我姐的遭遇更誇張,我姐生老二的時候我媽陪他去醫院待產。結果醫生還沒到,我媽看到護士就說這個女生要結紮接著看到推病床的工作人員也說我姐要結紮,最後真正可以幫我姐結紮的醫生出現了,我媽媽也再三交待說這個女的要結紮…

我姐讓我想到流浪狗,就這樣被有愛心的人帶去強制結紮了…

 

    在我當了媽媽以後漸漸能体會她的心情媽媽的關係來愈好。我也愈來愈需要母親的愛。有長假的時候,我喜歡回去娘家。只要她的孩子回來。她會不停的準備各種食物,好像坐飛機長途旅行一樣,我總覺得我不停的在吃東西,一會兒又端食物出來了。不吃東西的時候,媽媽就泡茶,我們喜歡一面泡茶一面聊天。比較時別的是,每次的第一泡茶,媽媽就會把倒出的第一杯茶放在外婆的照片面前,她和我說:「我一直忙於事業、家庭。但你外婆過逝前那一段臥病在床的日子,那時是我有幸可以專心倍伴她的時候。我在陪你外婆的時候,也會泡茶喝,我知道妳外婆不像我一樣這麼愛喝茶的,但我每次泡茶還是會問你外婆要不要來一杯?妳外婆為了陪我喝總會說:『好哇!就來一杯。』所以我現在喝茶總要倒一杯給妳外婆,這樣我覺得妳外婆還在我身邊。」母親講這些話的時候,不像是一個母親,讓我很是憐惜,但我卻說不出什麼安慰的話…

   當我很忙不能回去看她的時候,我常常要打電話回去和媽媽聊聊天,說的話題無所不包。打電話給她的時候,她總是會先問我的生意好不好?小孩好不好?叮嚀我生活作習要儘量正常,注意身體健康。接著關心時事,愛看新聞的媽媽,就開始分享她最近看到的新聞…我們從阿扁阿珍現在很可憐,所以人不能貪心墮落,聊到了Selina被燒到好可憐…Selina很堅強的出來開記者會…,又說到大炳真是無可救藥,再次吸毒又被抓到了…。話題無所不包,大多是媽媽講,我愛聽她講話,我知道媽媽心情好的時候,就會說很多話。我在聽她說話的時候,其實我是在享受著她愉快的心情。

 

    回想起年輕的時候我常常不乖,讓她失望的時候,她總說那句台灣俚語:手抱孩兒,才知父母時。她說當年她的母親,我的外婆也常常這麼對她說。當時我聽到她說這些話的時候,就覺得她又在講古了。而且我還心理變態暗暗竊喜…心想:肯定妳(指我母親)小時候也是不太乖的,也有令外婆不滿意的時候。現在真到了這個時候了,換我手抱孩兒了,我自己有了兩個寶貝了。在我的寶貝生病的時候,我著急和自責的心情伴隨而來的心情常常是對父母愧咎,想到年少的我曾經做了多少讓父母著急傷心的事,不禁潸然淚下。我的母親應了外婆的預言,而我正如母親的預言,到這個時候才體會養兒方知父母恩。一代又一代,我們必須經歷才能成長。

 

    全站熱搜

    Viv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