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專科同學Cybie在msn上聊天,同學突然提起我們在曾經很年輕的日子裡,曾做過的不少的傻事…

 那些點點滴滴一下子好像又回到眼前…我們愈聊愈起勁,把青春歲月都再複習一次。

像個回憶過去的老人,我突然說:回想起來我們年輕的時候也是很快樂過的

老同學回了一句:對啊.. 但我可以想像她五味雜陳的表情

因為我有同樣的感傷,覺得那些美好的時光不會再回來了,真想再看看他們

我打起精神說:「四十歲的時候我一定要回台辦一個同學會,看看二十年後的同學。」

Cybie說:「啊!那不就快到了。」

這話狠狠的提醒我,我居然忘記其實我已離四十不遠這件事。

但我故做鎮定輕描淡寫的說:「三年吧~」

Cybie 問 :「要帶小孩來嗎?」

想到這我很興奮說:「最好帶,我要辦一個同學會-- 四十之約,看看大家有沒有四十一支花。」

Cybie對這個主意顯然很有興趣,還說60歲再辨一次。

看起來這同學會是欲罷不能的樣子,我更接著說80歲再一次。

而且我還承諾:如果八十歲還能再辦我就帶這個假睫毛去,還發了一個用電腦軟體做出的變老模擬圖給Cybie看,

發此圖以證明我的誠意和決心。(如圖)

但Cybie 卻冷冷的回了一句 :「呵..老了恐怕帶不上去。」

我堅強的回嘴:「硬帶!!」

Cybie看我這麼頑強就問我:「你有幫老人化妝過嗎?」

我知道她是要我知難而退,但她不知我其實常常幫長輩化妝,我常常要幫新娘的媽媽和婆婆們化妝,所以我自信滿滿的說:「有!」

Cybie和我抱怨的說:「我幫我媽化妝, 眼影很不好上, 因為粉都會掉到眼皮下面..」

這時我嘴角上揚略為得意的告訴Cybie:「我曾經幫七十多歲老人化過新娘妝。」

Cybie 讚嘆:「啊~ 太利害了!!」

看到Cybie的 讚嘆忍不住愛現秀了一下,我說:「你要先上膏狀的眼影,再上粉狀的來顯色。」

Cybie 誠墾的說:「老人眼睛很難弄… 整個下垂且內凹」

為了證明我是非常利害的化妝師,我馬上附和說:「對!是不容易呀…」

我回想起為什麼那個七十多歲的老太太須要化新娘妝…

那個老太太,她的先生是牧師,他們要在教會重辦一次婚禮,讓上帝再見證一次,其實我接這個工作好緊張 。因為除了老太太來給我化妝,陪老太太來的有她的先生、兒子、女兒還有兩個婷婷玉立的孫女。看起來他們很重視這次的婚禮。老太太不但年紀大了,走路都是小碎步,須要人攙扶著才有辦法安全的行進。而且她有點失智,但是你不要以為我可以馬馬虎虎隨便敷衍了事,老太太她的要求卻很高。我先幫陪老太太來的女兒化妝,在幫老太太的女兒化妝時,她和我說她母親年經時很能幹,什麼都要作到最好,可能是是個性太追求完美,所以壓力太大,所以老了精神不好…

接著輪到老太太了,我聚精會神,非常仔細的為老太太上妝。老太太用颤抖的雙手從自己的包裡拿出拿出她年輕時候的照片,那是一張大約有四五十人的團體合照,老太太用手指了其中一個非滿亮眼,滿漂亮的中年少婦,她說:「那是我年輕時候,帶合唱團。」我聽到這個更加謹慎了,我在心裡對我自己喊話:「要把老太太化美呀!她永遠都記得自己是美人呀!」老太太說:「我以前的老師,在我比賽的時候,幫我化了一個很美的妝,非常的美~」我很好奇:「什麼比賽?」老太太說:「芭蕾,我以前和老師學芭蕾。」我打從心裡尊敬起在我眼前這個弱小的老太太,因為她曾經這麼精彩的活過。老太太又很興奮的問我,待會兒可不可以塗大紅色的脂甲油,又問,梳完頭可以放頭飾在頭上嗎。我一一回答說可以,我還告訴老太太會很漂亮。老太太聽了非常安心的又專注的看著鏡子裡的自己,非常乖順的等我把妝化好。

妝髮完成,我看了看鏡裡的老太太,奇怪化了妝的老太太,怎麼好像西方人,我讚老太太化了妝五官立體,像阿根廷人呀!一直在一旁陪伴老太太的女兒和我說:「我母親那邊確實是有荷蘭血統的,我媽媽的五官比較有西方人的樣子,我也有一點,到我的下一代就完全看不出有西方人的樣子了。」 我看了看那兩個漂亮的孫女,是的,兩個孫女不像老外不過還是很美,而且都長的很高。我準備了粉紅色的玫瑰當頭飾,帶上了玫瑰,老太太真的有新娘的樣子。我和老太太的女兒合力幫老太太把事先準備好的粉紅色禮服穿上,老太太還要求要批肩,我們也為她批上。老太太成了一個滿心歡喜新娘子。大家都用很喜悅的心情看著老太太。老太太突然又用颤抖的雙手打開她帶來的包包,從包裡摸出了兩個糖果要給我。但她卻說不是給我的,是給我兩個兒子的。天哪!老太太腦子好清楚,剛才化妝時才話家常的問我結婚沒?几個小孩? 我開始懷疑她有失智嗎?

像個選美小姐的風範老太太開心的發好糖果,和我們大家再見.

老先生走過來扶起他的的妻子,老太太像所有的新娘一樣主動的勾起他老公的手,老太太依然是小碎步,但是我現在卻一點都不覺得老太太舉步維艱。覺得老太太蹬著輕快的小碎步,緊緊拉著身邊的老先生。這兩個人讓我看到少年夫妻老來伴的珍貴。

我很感動,偷偷掉下了眼淚,又趕快偷偷擦掉。我很想跑去和老太太和老先生說些什麼…

我不知道我要說什麼,好像是想說:老太太妳真的很漂亮,又想說我很感動之類的…

後來我什麼都沒說,覺得現在跑去和他們說什麼都是多的,會破壞他們幸福合諧的畫面。

他們說老太太是精神不太好,失智,可是在這個神聖的時候,老太太還像少女一樣,她還記得新娘妝應該要怎樣…這就是女人吧!

而對我來說當一個女人的唯一好處是,就算妳已經90歲了,妳永遠都有追求美麗的權利和責任。

【法國研究人員說,化妝對老人的平衡感有幫助,可以防止老人跌倒。

法國聖艾田大學研究了一百位六十五歲到八十五歲的婦女。結果發現,每天化妝的婦女不但儀態比較好,平衡感也比不化妝的婦女來得好。研究人員原來只是希望知道,年長婦女化妝對外表的影響。結果意外發現,固定化妝的婦女走路的時候抬頭挺胸,站的時候身體比較挺直,不小心摔倒的情形也比不化妝的女性少。

研究負責人畢諾博士說,每天化妝可以增加老年婦女的平衡感和協調能力,大幅減少老人摔倒的可能。畢諾說,即使只是搽點口紅,畫畫眉毛這樣簡單的塗抹,對平衡也有很大的助益。(據中廣新聞報導)】

 

 

 

 

 

 

    全站熱搜

    Viv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