做蛋抄飯的時候,廚房裡出現了好大的蟑螂,

我其實不是太怕蟑螂,但因為真的好大,所以我忍不住尖聲大叫

不過我馬上就恢復理智,用拖鞋一拍把牠拍死了

大蟑螂馬上肚破腸流…真噁心!!

但頭上的兩個鬚鬚還在那左搖右晃~

在牠生命的最後一刻,還在努力彰顯那無比頑強的生命力

我趕快叫兩個兒子過來見識一下人自盤古開天地以來據說擁有最強生命力的生物

兩個兒子一前一後奔過來看

本來很帥的大兒子Marcos一看突然變的比他娘還娘說:「唉唷~ 好可怕哦!」

用雙手環抱自己的身體,尖聲大叫完還驚恐的呻吟好噁心

哥哥的尖叫聲讓弟弟很是興奮也跟著尖聲大叫~~

Marcos一面叫一面又忍不住再一次靠近剩最後一口氣的蟑螂,又看了几眼蟑螂

並且錯把蟑螂流出的內臟當成蟑螂的蛋…

又大叫了几聲說:「唉唷~ 好噁心,蟑螂有蛋!」

弟弟像哥哥的回音效果器一樣,又興奮的跟著叫了几下說:「有蛋!」

看得出來弟弟其實沒那麼怕蟑螂就是愛跟著叫,覺得大叫很刺激好玩

叫聲嗚嗚的有規律好像警鈴作響,讓我常懷疑弟弟是不是有亞斯伯格症候群

突然! 哥哥又有發現了,發現這被拍扁的蟑螂的兩個這個鬚鬚還在那晃晃~

哥哥又不行了,又叫了,弟弟也叫

我終於受不了,一向獨立總是貼心照顧別人的大兒子怎麼會這麼娘呀!? 這可不行我得說個什麼刺激他一下!

我嚴肅起來語重心長的對著大兒子:「Marcos! 你是男生,你這樣膽小,不停的尖叫,好像女生…這樣你以後怎麼保護媽媽,怎麼保護女生呢!?」

我以為我很聰明,這樣肯定可以引導兒子走向正確的道路。

我暗自得意,不由自主的點了點頭,肯定我自己說的話,

兒子卻不以為然很平靜的說:「有什麼關係~ 每個人都有一個怕的東西!」

我吱唔了半天,說不出話來,我驚訝於兒子的高EQ

不僅沒有被我的話激到,而且從他從容的表現也可以看出他接受自己以及其他人有不完美的一部份。

說出了一句真理,每個人都有怕的東西,雖是男兒身,也不一定要一直表現的很強桿。

比較起來,我這個當媽的,常常愛逞強,逼著自己要做的最好,又總覺得活的好辛苦

我深深的吸了一口氣,我的智慧不及兒子…

我很誠心的讚美兒子肯定他的想法:「Marcos, 你好棒!! 是的,每個人都有一個怕的東西。」

    全站熱搜

    Viv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