愈來愈多兩岸通婚的例子了,這個月我就辦了四對兩岸通婚(大陸v.s.台灣)的婚禮…令我特別關注的是竟有三對是大陸上海地區和台灣地區的通婚…因為我也是這個情形,我是那種聽到台灣國語會覺得很親切的道地台灣本省人,我的老公卻是來自有著吳儂軟語大陸上海…

我最近愈來愈感覺到上天為什麼會讓我嫁給大陸人,是上天給我學習對世情看得更深入的机會。當我看得夠透徹的時候,我有責任把我看到的東西告訴大家。這一定是我的使命,否則我在中間所受到的考驗和折磨,就絲毫沒有意義。

以下的言論無關政治和宗教…

大部份會講台語的台灣人會在沒有大陸人的場合統稱大陸人為〝大陸仔〞,現在還有一個新的稱呼叫〝阿陸仔〞這個〝仔〞發音必是輕聲,在台語被輕聲結尾的名詞是為了表視輕蔑的態度,這樣用可以把名詞變成帶有貶意的形容詞,自認很有禮貌的台灣人用〝大陸仔〞和〝阿陸仔〞已經普級到沒辦法意識到這其實已經是帶有羞辱意味不好聽的話。沒有意識不代表不知道,因為在公眾場合多數稍有修養的台灣人就不這麼用。在各大新聞媒體播報陸客來台這樣的議題,更是絕不可能用〝大陸仔〞來台這樣的話。但是當他們在閒話家常放鬆的時候,最可以看出一般台灣人對中國人態度,在心裡是輕視的。我聽到我的親友提到大陸人多是用〝大陸仔〞這字眼,並沒有想到我的老公是大陸人,即使他們並沒有惡意。我並不太難過,因為我會想到這其實就像上海人稱台灣人台巴子(台灣人)、福巴子(福建人)是一樣的。我只知道上海和台灣這兩個地區的習慣用語,其實我不知道的地方,我想一定也有類似的用法,但是不及這兩個地區的人用的這樣通順和普遍。因為多數上海人認為比中國其他省份的人都要優越。而大多數的台灣人比較於中國人也自認為要優越許多。

再說一個類似的例子,大家就會明白我要表達什麼。這例子真要令我噴飯…以前有些中國人會稱洋人為鬼子,這樣去稱呼外國人的原因應該是在舊時,金髮碧眼皮膚蒼白的「異樣人種」出現在眼前,當時的人很難相信他們是人,而以「鬼」稱之,這些非我族類的外國人又在十九世紀帶著軍隊入侵中國,氣憤的中國人看到白人就說洋鬼子,看到日本人就說日本鬼子。不過這也是過去的事了。現在我們跑到別人的國家利用別人的資源,生活在別人的土地。在這裡我所認識的多數移民到阿根廷的中國人,他們稱阿根廷人鬼子。台語說的溜的老一輩台灣人就稱阿根廷人〝阿根廷仔〞(又是台語輕聲)。這樣的稱呼普遍沒有意識到這其實已經是帶有羞辱意味不好聽的話。有好多次來店裡的中國人客人和我聊天話家常,說到自己的親人有和阿根廷通婚的…他們這樣和我說:「我大嫂是鬼子。」「我老婆是鬼子。」我耐住想大笑的心情問他們你怎麼叫你大嫂(或是老婆)鬼子呀!?他們通常在第一時間會覺得是我沒聽懂,再和我解釋了一下,說是阿根廷人。我一定趁這個機會告訴他,說阿根人就好,不要叫鬼子,鬼子很難聽耶。他們聽到我這樣說紛紛莞爾。他們不是不知道叫鬼子難聽,而是沒有意識到。因為當偏見變成一個主流,既定權威理念的左右和影響下有多少人可以完整的察覺到自己的意識按照自我的意志去獨立思考和行事。多半只能跟著大眾的言行安全行進,可悲的人們常常被沒有意識的集體意識所主宰,無異於行屍走肉。

我冷眼去觀察中國人和台灣人之間的往來互動,如果你用心去看,你也會像我一樣深刻感覺到兩岸間人民的傲慢與偏見…其實這個問題在某些觀點上來看和台灣藍綠問題有異曲同工之妙,再看大一點的…和世界上的各大宗教下的很多信徒,因為門戶之見所造成的效應,說穿了也是同一個道理…

我相信李國修所說的:「未來診拯救人類的兩大力量--一是文化,另一個力量是宗教。」

不過我認為有一個但書…

這些力量要強大到能拯救人類的時候,必須是多數的人能拋開我執我見,真正去尊重他人的價值,放開胸懷欣賞所有隱藏在這些不管是他人的還是自己的文化與宗教裡真、善、美。到那時我想就是傳說中的理想世界--天下大同了吧。

說天下大同這種願望好像太遙遠,好像孔子還是國父這種等級的偉人的願望…

我是一個媽媽,我的世界很小,就是我的家庭、小孩、老公、我的父母,因為他們…

我個人的私心是真的希望兩地都愈來愈好!!

不管在國際兩岸的來往還是在這些兩岸通婚的家庭都能和平圓滿…

    全站熱搜

    Viv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