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打算增肥,所以有机會就多吃多喝。!

 

昨天上班的時候,到樓下的estudio叫一杯lagrima(咖啡牛奶)和几個medialuna(牛角面包)想請店員送到樓上來,一邊工作一邊品嚐順便養肉。

進咖啡店在門口的時候看到一個打扮怪異的光頭男,此男其實五宮瑞正漢草(体格)也好,認真看他的微笑也頗迷人。可是不修邊幅,而且其實身上已經散發一股臭味,當真阿根廷犀利哥。不知道是否因為他發現我在觀察他,所以他也開始看我。我怕被他搭訕麻煩,快快進店,沒想到阿根廷犀利哥尾隨我也跟進咖啡店。我和其中一個店員說明了我須要的東西,請他們之後送上來。犀利哥好像不會說話,我想他是個啞巴,不會說話的人,在用他們的方式說話的時候,表情特別多,看起來有趣可愛。他和另一個店員比手劃腳表示他要一杯水喝,阿根廷人不知是因為也都滿善良還是禮貌,店員沒有嫌棄他的臭味和打扮,也沒歧視啞巴,重點是他不消費,只要水喝。店員應允給他一杯水喝。犀利哥心滿意足的等待他的水的同時,又發現我在看他。我真的要改掉我這個毛病,我觀察人的時候,會太認真,忘了別人會發現…

犀利哥看著我微微笑,用手指比了比我,又比了一個大姆指。我自己給我自己翻譯,他的意思應該是說:他說我長得很正!!  並非是我自我感覺良好,這實在是因為,阿根廷男人,對於讚美女生非常的不吝啬,只要單身女子走在路上就會收到几個路人的讚美(piropo),他們最常說:Que Linda! (真美),還有一個讚美詞翻成中文很好笑,他們說:Diosa (女神)。所以對於犀利哥的讚美,我沒覺得有什麼大不了,而且我我怕我不理他,他以為我看不起他,我基於禮貌也對他微薇笑了一下。這一笑鼓勵了犀利哥。他開心的伸出他的手,要和我握手,這時我才發現,他的手是黑的,我猶豫了一下…想到阿人店員都這麼有禮貌和善心,我們踏在別人士地,也不可表現太差。頂多待會洗手一下就好,我咬牙伸出手想握一下好了,就快走。沒想到犀利哥一握手順勢拉起我的手,彎著牙,看起來就要親下去了。我的媽呀!! 我趕快把手抽起來,驚慌失措… 犀利哥算是知錯能改,馬上用他的黑手和我比了一個敬禮表示對不起的意思。我覺得我真是個呆子,買咖啡買到和一個有禮貌的犀利哥握手還差點被親吻了手,真是面子和裡子都沒了,我尷尬至極… 最後的印象,應該是我面無表情,匆匆忙忙落荒而逃…

 

    全站熱搜

    Viv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